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中国演员男扮女装与法国外交官相恋十八年

来源:历史趣闻2018-01-25责编:admin人气:2978
字号:小号|大号

本文出自历史

时佩璞本是男子,却自比为“化蝶”的祝英台——男儿装,女儿身,与法国外交官布尔西科在一起生活了18年,甚至还“生”出了一个孩子。

时佩璞与布尔西科受审时佩璞与布尔西科受审

时佩璞本是男子,却自比为“化蝶”的祝英台——男儿装,女儿身,与法国外交官布尔西科在一起生活了18年,甚至还“生”出了一个孩子。

2009年6月30日,曾在法国被判间谍罪的中国京剧演员、电影《蝴蝶君》原型时佩璞辞世。时佩璞本是男子,却自比为“化蝶”的祝英台——男儿装,女儿身,与法国外交官布尔西科在一起生活了18年,甚至还“生”出了一个孩子。至今,即使时佩璞已经离世,但布尔西科仍无法原谅这位他曾经深爱的人。

1994年,电影《蝴蝶君》( M.Butterfly)上映。这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讲述的是中国一名京剧演员男扮女装与法国外交官相恋的故事,而这个京剧演员在现实中的原型就是时佩璞。

时佩璞的助手证实,这位1986年在法国被判间谍罪的中国著名京剧演员,于2009年6月30日在法国巴黎逝世,终年70岁。

上个世纪60年代,两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在北京相遇,演绎了一段畸形之恋:一个是26岁的京剧团编剧时佩璞,另一个是20岁的法国驻华大使馆职员布尔西科。

“如果她要天上的月亮,我也会想办法摘下来给她。”布尔西科有着法国人的浪漫,他说,自己深深爱着“女人”时佩璞。至于时佩璞,他自比为“化蝶”的祝英台——男儿装,女儿身。布尔西科误以为时佩璞是一名女性,并与之在一起生活了18年,甚至还“生”出了一个孩子。

当得知自己被骗后,布尔西科一直没有原谅时佩璞,甚至在时佩璞去世时,他的反应依然冷淡。

  自比祝英台“女扮男装”

1938年12月21日,时佩璞出生于中国山东一个贵族家庭,6年之后,伯纳德·布尔西科在法国的布列尼塔家庭降生,父亲是名普通裁缝。1964年,高中辍学、年仅20岁的布尔西科成了刚刚建立的法国驻华使馆一名会计兼打字员。

布尔西科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肌肉结实、肩膀宽阔、细腰。圣诞节前夕,法国驻中国大使馆的二号人物Claude Chayet邀请布尔西科到使馆参加一个晚会。晚会上美女如云,长相标致的布尔西科很受欢迎。但此时,一位年轻的俊俏小伙走进了布尔西科的视线——穿着一身很短的中山装,眉清目秀,长得像个女孩子,流利的法语让他很快成为全场的核心。在与众人交流过程中,还会像女孩子一样害羞。

他名叫时佩璞,是北京青年京剧团的编剧、演员兼团部秘书。北京艺术研究所原副所长葛献挺回忆说,时佩璞毕业于云南大学,主攻法语兼西班牙语,学生时代就喜欢京剧,曾与关肃霜合作演出。他后来拜小生姜妙香为师,曾经在北大礼堂演出《奇双会》。

“时先生,你怎么不去跳舞?那边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布尔西科开始与时佩璞搭讪。“或者我给你拿些吃的东西吧?”

“我不喜欢那么多人。”时佩璞说完,就羞答答地离开了。15分钟后,时佩璞又回来,与布尔西科闲聊。虽然布尔西科已经有了一位中文老师,但他还是大胆要求时佩璞来辅导自己的汉语。

“也许你能教我学汉语。”

“可能吧。”时佩璞写下了他的家庭住址,然后就离开了。

此前,布尔西科从未爱上过一个人。在布列塔尼的寄宿学校,他与舍友发生过几次性行为,但与男人睡觉令他感到内疚。尽管如此,布尔西科与时佩璞开始交往,但他的心里不愿意接受男人。

一天黄昏,在故宫前的广场上,时佩璞向布尔西科讲述了“梁祝化蝶”的故事——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爱上了一个男子,最后双双殉情,化身为蝴蝶。

1965年的3月,布尔西科接到友人的来信,朋友邀请他去巴西丛林探险。

“我可能会辞去这里的职务。”他告诉时佩璞,“我感到非常难过。”

几天后,他们又相约散步。这是一个春天的傍晚,时佩璞紧紧握住布尔西科的手。“我的母亲在生了两个女儿后,祖母说,如果她不能生下一个男孩,就为我父亲纳妾。我出世了,是的,我是一个女孩。我的父母向祖母撒谎说,我是一个男孩。”

他的话令人难以置信,但布尔西科决定接受它。

他们回到布尔西科住的外交公寓,做爱。布尔西科亲吻时佩璞的脖子,开始脱对方的衣服——“她”的乳房小而丰满……

他们的第一次很快就结束了。

时佩璞进了浴室,当她出来,布尔西科发现她的内裤上沾满了鲜血。“我可怜的朋友。”布尔西科将她搂在怀里,“我的妻子!”

  为法国外交官“生”下儿子

年底,布尔西科即将离开中国。时佩璞告诉他,自己可能怀孕了。“我会回来的。”布尔西科说。

4年后,布尔西科重返北京,他去了时佩璞的家里。门开了,时佩璞穿着宽大的汗衫和暗蓝色长裤,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终于回来了。”

“我们的孩子呢?”

时佩璞取出一张黑白照片,那是一个小男孩,两三岁的样子,有着与布尔西科相似的方脸,淡蓝色瞳孔。此后,布尔西科与时佩璞以“学习毛泽东思想”为掩饰,继续见面。他们的性生活并不频繁,而且每次并不完全宽衣解带。

1973年11月15日,布尔西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他来到时家,时佩璞微笑着站在门口。一个约莫7岁大的男孩躲在门后,偷偷地看他——那是他的儿子“贝特朗”。布尔西科去了北京友谊商店,买了一只足球、一架玩具飞机和一辆玩具汽车,作为给儿子的见面礼。他让贝特朗必须叫他“爸爸”。

不久,布尔西科回到法国巴黎,住在圣德尼街的一间破旧的公寓里。1976年5月的一天傍晚,布尔西科沿着塞纳河散步,遇到了一个名叫亨利的男子。他们做爱,然后同居,流连于巴黎的同性恋酒吧和浴室。

是的,没错,布尔西科确实与一名男子同居。布尔西科在1988年罕有地接受记者的访问,谈到了自己的性取向,他说:“我一直对男性及女性都有兴趣,不管我自己或是他们究竟是什么性取向,并没有关系。”

尽管如此,布尔西科却从未将时佩璞的事说给亨利听,但是有一天,布尔西科口口声声地说:“我有一个儿子,我想将他们母子接到巴黎。”

后来,布尔西科在法国驻蒙古大使馆找到了工作,他去了乌兰巴托,那里距离北京只有36个小时车程。每隔一个半月,布尔西科有一次机会出差去北京,看望时佩璞和儿子。他给时佩璞和儿子带去了电视机、录音机、劳力士手表……

布尔西科梦想着能让时佩璞和他们的儿子生活在法国。经过努力,他在巴黎的朋友为时佩璞拿到了为期三个月的文化交流签证。

而对时佩璞此时的经历,北京艺术研究所原副所长葛献挺回忆说,1969年前后,时突然成为大红人,在东城新鲜胡同分配给他一座大宅门。不久后,时佩璞就突然从文化局内消失了,文联人事部门说,时佩璞“出国访问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