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金大中曾因涉朝“北风事件”差点断送总统梦

来源:历史趣闻2018-04-04责编:admin人气:2977
字号:小号|大号

韩国每逢“选举年”,参选人总会提醒支持者提防“北风”,所谓“北风”是指选举造势期间所发生的一系列涉及朝鲜的重大事件,一些人往往利用“北风事件”打压对手。历史上,韩国著名政治家金大中就曾饱受“北风”之苦。

金大中曾因涉朝“北风事件”差点断送总统梦

2000年,金大中和金日成在朝鲜平壤会晤(资料图)

韩国下个月将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李明博6日强调,要对朝鲜干涉韩国总统选举做好应对工作。其实,韩国每逢“选举年”,参选人总会提醒支持者提防“北风”,所谓“北风”是指选举造势期间所发生的一系列涉及朝鲜的重大事件,一些人往往利用“北风事件”打压对手。历史上,韩国著名政治家金大中就曾饱受“北风”之苦。

间谍案件断送选情

1992年10月,韩国第14届总统选举进入最后阶段,代表民主党参选的金大中呼声最高,他发誓一旦上台,将彻底改变韩朝军事对峙局面,而金大中的竞争对手———执政的民主自由党候选人金泳三,得到了国内右翼反朝力量和时任总统卢泰愚的大力支持。

10月6日,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突然公布一起震惊全国的间谍案,声称破获以金洛中、孙秉善和黄仁伍为首的三个间谍网,逮捕400多名成员,涉案人员根据朝鲜高层指令,在韩国境内发展地下党并从事间谍活动。据称,1991年7月,曾在朝鲜受过特殊教育的韩国公民黄仁伍等人在江原道三陟旅馆里倡议组建“朝鲜劳动党南方地下党”(后改称“中部地区朝鲜劳动党”,简称“中部党”),下设江原道党部、忠清北道党部、忠清南道党部等机构。安企部以黄仁伍的口供迅速逮捕韩国民主党多名高级成员,包括该党前共同代表金南仲、宋炳宣、前政策委员主席张祺彪等62人,他们均涉嫌违反《国家安保法》。

10月17日,安企部又公布一个惊人情况:朝鲜高层排名第22位的李善实(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秘密来到韩国,目的是指导“中部党”的工作,全力拉抬金大中的选情。随着“中部党案件”持续发酵,韩国政坛风向大变,民主自由党联手右翼国民党,一起在国会发难。由于金大中贴身秘书李槿熙也因涉嫌向朝鲜泄露军事机密而被安企部强行带走,民众开始质疑金大中。安企部还逮捕民主党副发言人金富坚,认为他与李善实保持长期接触,得到后者500多万美元资助。在一系列不利证据的打击下,金大中最终败下阵来,之后他心力交瘁,宣布“引退”。

2006年,韩国成立历史真相调查小组,重新调查“中部党案件”,结果表明金富坚虽与朝鲜代表有过接触并领取活动经费,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从事间谍活动,而且“中部党”为个别组织,组织规模被安企部故意夸大。真相调查小组称,该事件是典型的“政治陷害”。

延伸阅读:

金大中曾因涉朝“北风事件”差点断送总统梦

2000年,金大中和金日成在朝鲜平壤会晤(资料图)

韩国下个月将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李明博6日强调,要对朝鲜干涉韩国总统选举做好应对工作。其实,韩国每逢“选举年”,参选人总会提醒支持者提防“北风”,所谓“北风”是指选举造势期间所发生的一系列涉及朝鲜的重大事件,一些人往往利用“北风事件”打压对手。历史上,韩国著名政治家金大中就曾饱受“北风”之苦。

间谍案件断送选情

1992年10月,韩国第14届总统选举进入最后阶段,代表民主党参选的金大中呼声最高,他发誓一旦上台,将彻底改变韩朝军事对峙局面,而金大中的竞争对手———执政的民主自由党候选人金泳三,得到了国内右翼反朝力量和时任总统卢泰愚的大力支持。

10月6日,韩国国家安全企划部突然公布一起震惊全国的间谍案,声称破获以金洛中、孙秉善和黄仁伍为首的三个间谍网,逮捕400多名成员,涉案人员根据朝鲜高层指令,在韩国境内发展地下党并从事间谍活动。据称,1991年7月,曾在朝鲜受过特殊教育的韩国公民黄仁伍等人在江原道三陟旅馆里倡议组建“朝鲜劳动党南方地下党”(后改称“中部地区朝鲜劳动党”,简称“中部党”),下设江原道党部、忠清北道党部、忠清南道党部等机构。安企部以黄仁伍的口供迅速逮捕韩国民主党多名高级成员,包括该党前共同代表金南仲、宋炳宣、前政策委员主席张祺彪等62人,他们均涉嫌违反《国家安保法》。

10月17日,安企部又公布一个惊人情况:朝鲜高层排名第22位的李善实(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秘密来到韩国,目的是指导“中部党”的工作,全力拉抬金大中的选情。随着“中部党案件”持续发酵,韩国政坛风向大变,民主自由党联手右翼国民党,一起在国会发难。由于金大中贴身秘书李槿熙也因涉嫌向朝鲜泄露军事机密而被安企部强行带走,民众开始质疑金大中。安企部还逮捕民主党副发言人金富坚,认为他与李善实保持长期接触,得到后者500多万美元资助。在一系列不利证据的打击下,金大中最终败下阵来,之后他心力交瘁,宣布“引退”。

2006年,韩国成立历史真相调查小组,重新调查“中部党案件”,结果表明金富坚虽与朝鲜代表有过接触并领取活动经费,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从事间谍活动,而且“中部党”为个别组织,组织规模被安企部故意夸大。真相调查小组称,该事件是典型的“政治陷害”。

延伸阅读:

朝军砍树韩军动员

1995年7月18日,金大中宣布重返政坛,随后组建新政治国民会议党,投入到次年的国会选举中。1996年4月4日,即韩国国会改选前一周,约两三百人的朝鲜人民军进入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SA)砍树。这种事出现过多次,连美韩军队都参与过,但这次韩国国防部却下达进入“二级战备态势”的命令,令局势顿时紧张起来,好像战争马上就要开打一样。如此一来,选举结果自然偏向对朝强硬的执政党新韩国党。“北风牌”再次发挥效力。

2007年,该事件主角之一、原韩国陆军预备役少校尹吉相向韩国《东亚日报》讲述说,1996年4月,他在韩军第1师(负责板门店方向)师部担任情报处助理官,“大约在4月4日晚饭后的17时30分至19时30分间,第1师第12团报告,板门店JSA的朝军第1、3、5、7哨所分别集结约5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每人身背步枪,拿着斧头、电锯等工具,可能要搞一点大动静。我听完大致汇报后,立即在15分钟内向师长口头报告,师长又马上电告军部及参谋长联席会议”。师长李康言于19时40分进入地下指挥所,但此后板门店等地区保持平静,朝军砍完树后返回,朝鲜工兵、侦察兵也没异动。

尹吉相认为,种种迹象表明,韩国国防部是受政府的怂恿,故意把事态搞大。尹吉相还提到,国防部向韩军下达“二级战备态势”命令是刻意激化局势,1995年10月也发生过朝鲜军人越过“军事分界线”砍树并有人被地雷炸伤的事件,当时美韩并未提升警戒级别,“有人蓄意将事件处理‘政治化’”。

延伸阅读:

“平壤来信”又掀疑云

1997年12月,韩国再次迎来大选,5年前败北的金大中卷土重来。但就在大选前12天,一封信件寄到汉城国际邮局,发信地址是“平壤市中区”,收信人是“金大中”,写信人是“吴益济”,此人原为韩国天道教教主,1996年8月投奔朝鲜。这封信随即被安企部扣押,12月5日,安企部将信件内容公开,里面写道:“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期待金大中先生当选,如果金先生能够当选,统一将指日可期。”

从字面看,这封信无疑是朝鲜国内对金大中的祝愿,但在金大中竞选对手———大国家党人李会昌及国民新党候选人李仁济看来,这是攻击金大中的绝佳机会。这次金大中所在的政党反应迅速,发言人称:“信件内容令人生疑,显然是一起人为操纵的政治陷害事件。”

这还不算完,12月12日至16日,一名叫尹洪俊的旅美韩国企业家连续在东京、汉城、北京等地召开记者会,向媒体公开三条爆炸性的消息:“一是金大中及其长子金洪一与朝鲜特工有私人关系;二是朝鲜曾向金大中提供援助资金;三是金大中曾派新政治国民会议党的组织局局长四次秘密赴朝。”这一连串不利消息险些再次让金大中陷入绝境,但金大中的政治声望、亲民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再加上舆论相对冷静,12月19日,73岁高龄的金大中以40.4%的得票率当选总统。

金大中当选后,下决心查清一连串针对自己的“北风”事件真相。尹洪俊的身份率先被查明,他原是安企部的海外秘密特工,受安企部部长权英海指使,企图破坏金大中当选,权英海向他许诺900万美元奖金。至于吴益济,2008年,韩国记者团专程到平壤采访他。他说,“我一直在默默祝愿祈祷,从没想过要加害他(金大中)”。

调查过程中,旅美韩国企业家金养日向金大中坦白,他曾在1997年11月安排韩国大国家党议员郑载文与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安炳洙在中国秘密会谈,双方就10个方面达成协议,包括如果李会昌当选总统,就任前要首先邀请朝鲜举行南北首脑峰会等。金大中的对手早就想用“北风”手段来断送他的“总统梦”。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