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美国大学历史教材选用中国战士押解美国俘虏照片

来源:历史趣闻2018-06-07责编:admin人气:2174
字号:小号|大号

本文来源看历史lishiqw.com

随便翻到一页,看到这样一张照片,文字说明是:1950年冬天,朝鲜战争中,中国士兵押解美军战俘。照片来源清清楚楚地印着“新华通讯社”。因为是新华社拍的,所以中国士兵正义凛然,士气高昂,美军战俘则垂头丧气。

美国史教材《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编者指名道姓批评美国政府冷战的国策,既不担心美国国务院找他们算账,也不害怕军方和中情局的切齿之声。你干你的,我说我的。干是你的责任,说是我的权利。你既然干了就不要怕我来说,我说了也没什么可后怕的。

说起历史教科书,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历史教科书应该怎么写?这样提出问题,当然本身就包含了对现状不满要求有所改变的意思。但我注意到,循着这个问题讨论下去,往往在实践中还是回到原来的状态,顶多是教科书的面貌有所改观。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原因不外是现状维护者和批评者的意见分歧太大,无法在一本教科书中弥合。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把问题从“怎么写”换成“怎么出”呢?所谓“怎么出”就是河水不犯井水,谁也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你出你的,我出我的,大家种树,犯不着在一棵树上吊死,一起竞争,最后可能是谁也吃不掉谁,各自在市场上占有份额,形成历史教材多元化的生动活泼的局面。

历史的叙述和解释本来就应该是多样化的。

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手头有这样一本美国的历史教科书,是著名教科书出版社休顿·米夫林供大学生使用的美国史教材《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APeopleandANation-AHistoryoftheUnitedStates)。这是一本被广泛使用的教科书,已经发行了很多版,书的编者来自康奈尔、耶鲁、布朗、加州大学、堪萨斯大学、康涅狄格大学、新墨西哥大学等名牌高校。随便翻到一页,看到这样一张照片,文字说明是:1950年冬天,朝鲜战争中,中国士兵押解美军战俘。照片来源清清楚楚地印着“新华通讯社”。因为是新华社拍的,所以中国士兵正义凛然,士气高昂,美军战俘则垂头丧气。

一本大学历史教科书竟然能这样处理历史题材?尽管我在美国的年头已不短了,但在中国多年的历史本科、硕士教育以及在中学和大学教历史的经验,使得我和美国人感受历史的习惯和方式还是不一样。书的编者居然可以把当时敌国的宣传部门拍摄的这样一张有损本国军队形象和士气的照片挑选出来印在书上,而且尺寸还安排得特别大,占了差不多半页,一点也没有“批判的角度”。这样的历史教材,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

再往下翻,又看见一张血淋淋地控诉美军在越战中屠杀平民罪行的照片。照片说明是:1968年3月16日美莱村惨案的场景,照片由美军摄影师罗纳德·海伯勒提供。照片的尺寸也很大,占了三分之一页多。

尽管美莱村惨案是美军中有良知的军官披露的,后来由美国民间舆论介入,迫使美国军方调查并查办了罪魁祸首,因此在美国舆论中是有定论的一件罪案。但一本历史教科书用如此突出的视觉形象来传播这个大大损害自己国家军方形象的历史事实,在其他国家你试试看,除非涉及的是被现政权推翻的旧政权,事关一件完全被否定的历史事件。而越南战争在今天的美国都不是这个情况,其是非曲直至少还是众说纷纭的。何况,有关越战的照片多了去,即使从反战的角度也数不胜数,为什么偏要用这一张。用中国人习惯的想法,编者用心何在?

确实,和很多国家的历史教科书相比,美国一些历史教科书的突出特点就是对本国政府的政策尤其是对外政策作批判,在读者中削弱和淡化政府的立场和宣传,成为政府和主流意识形态眼中的“异议分子”。这本《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看来就属于这类历史教科书。它对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冷战中的作用的评价就是一个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