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历史揭秘:是谁把杨家将最终逼入绝境

来源:历史趣闻2018-07-01责编:admin人气:3000
字号:小号|大号

历史揭秘:是谁把杨家将最终逼入绝境

一部杨家将,写尽了以杨业为首的杨家父子忠心为国、智勇双全、胆略过人的光辉一生。战场上伟大的将军,总是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手,在相互碰撞的火花中,迸发出双方的武艺胆识。无论是在正史还是在小说演义中,把杨家将最终逼入绝境的,都是辽朝名将耶律斜轸。

耶律是契丹的国姓,耶律斜轸的祖父耶律曷鲁是契丹的建立者、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同族兄弟,耶律斜轸可谓是标准的根正苗红。辽朝在继承某些汉族王朝体制的基础上,也结合契丹民族的文化,保留了大量本族固有的事物与活动。一些官位不高或是没有官位的契丹人,仍需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单靠国家的社会保障还难以过日子。或是由于恃才傲物,觉得如此小事不值得亲自动手;或是出身贵族,身上还带有一些娇骄之气;或是少不经事,心浮气躁,耶律斜轸对待劳动生产十分懈怠。久而久之,不老实本分、不安分守己、不勤于劳动这样的帽子就戴到了耶律斜轸的头上。

因此,当契丹重臣萧思温在辽景宗面前举荐耶律斜轸时,辽景宗脱口而出:“耶律斜轸?我听说他举止轻浮,恐怕难堪大用吧?”萧思温连忙解释道:“别看他表面上放放荡荡,腹中的才华,可是不可估量的呢!”辽景宗既不想误用一个庸才,更不想错过一个人才,便拿起了调查研究这个武器。辽景宗召见耶律斜轸,询问他对于一些时政问题的看法与建议,耶律斜轸对答如流,所提的条陈皆言之有物、切中时弊。辽景宗大喜,从此开始重用耶律斜轸。不久之后,辽景宗将萧皇后的侄女嫁给耶律斜轸,又让他节制西南面的各路军队,封他为南院大王。萧皇后小名萧燕燕,本名萧绰,便是日后临朝听政的那位鼎鼎大名的萧太后。

在与契丹国境接壤的河东地区,有一个叫作北汉的政权。五代时期,后汉的第二个皇帝后汉隐帝刘承佑与大将郭威产生矛盾,杀了郭威的家人,郭威起兵造反,最后夺得皇位,建立后周。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的兄弟、后汉隐帝刘承佑的叔叔刘崇哪里肯罢休,便也在太原称帝,这就是北汉。北汉疆域狭小,国力衰弱,连给宰相、节度使发的工资都低于平均水平。但北汉称契丹为“叔皇帝”,依仗辽朝的势力,苟延残喘,困守一方。每当其它政权兵临太原城下、北汉出现危险时,辽朝总是派兵解围。到了宋朝建立后,北汉仰仗辽朝的威势,继续盘踞在山西地区,成为宋朝统一天下的一大障碍。等到宋朝平定江南、西南地区后,宋太宗赵光义下定决心,发起对北汉的最后一战,遂大举发兵,直取太原,将太原四面包围。北汉使者哭哭啼啼地请求契丹赶快发兵援救。

宋太祖赵匡胤当政的时候,宋辽两家的关系趋于缓和。此次宋太宗攻打北汉,辽朝方面看出北汉在劫难逃,但又碍于多年的情面,不忍见死不救。专门负责与北汉进行军事联系的耶律斜轸派兵南下增援。耶律斜轸对带兵的将领反复强调:这次出兵,以虚张声势为主,尽量不要与宋军发生正面冲突。能把宋军吓跑最好,不行的话就把部队带回来。

不料,带兵将领的求战欲望很高,注重从实战出发,想学当年契丹的辽太宗耶律德光援救石敬瑭的旧事,也想来个千里奔袭,出奇制胜。结果,宋辽双方在石岭关天险展开对战,宋军早有准备,占据了有利地形,辽军败退。耶律斜轸亲自率军在山口接应,万箭齐发,宋军撤退。

北汉灭亡后,宋太宗踌躇满志,准备一鼓作气,收复被契丹侵占的燕云十六州。尽管宋军是疲惫之师、连续作战,但由于皇上御驾亲征、阵前督战,因此兵士们虽然士气不高却都死力作战。辽朝先前派去的几路人马全遭败绩。耶律斜轸与主帅耶律休哥一商量,决定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果然,宋军轻敌冒进,在高梁河陷入辽军的包围。耶律休哥、耶律斜轸、耶律沙三路兵马前后突击。这一仗,宋军败得很惨。来的时候,宋太宗是天子仪仗、好不威风,走的时候,宋太宗是坐着驴车、落荒而逃,大腿上还中了箭。

统和初年,辽景宗去世,年幼的辽圣宗继位,萧太后临朝称制,主管朝政。耶律斜轸作为太后的亲戚,更受重用。一日,宫中都是一些宗室大臣和太后娘家的人,萧太后伤感地说道:“先皇壮年早逝,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皇上年幼,朝事千头万绪,大臣人心各异,可叫我们如何是好?”耶律斜轸当即表态:“外面对宋朝的事,有我和休哥,太后不必担心。这里都是先皇时的老臣和太后您的臣子,我倒要看看谁敢有二心!”在耶律斜轸和一批宗室大臣的强力支持下,确立了萧太后临朝听政的地位与权威。

一日,辽圣宗与诸将一同围猎。耶律斜轸一直把马落在辽圣宗的后面。辽圣宗感到奇怪,便问:“卿家这是为何?”耶律斜轸说:“君臣之道,我不能走在陛下前面。”辽圣宗又问:“那在战场上又该如何呢?”耶律斜轸答道:“战场上生死搏杀,以克敌制胜为先,自然另当别论。”辽圣宗大笑,说道:“我们契丹人最重勇士,今日猎场之上,我们只论兄弟,不论君臣!”辽圣宗让耶律斜轸与自己并马而行,还把自己御用的“铁胎弓”赐给了耶律斜轸。

耶律斜轸的防区,正好对着河东之地,是宋辽交界的敏感地区。从宋灭北汉和挑起对辽战事来看,耶律斜轸敏锐地意识到宋太宗一改宋太祖对辽朝的温和政策,将会采取激烈的主动出击手段。预感到了战争的苗头,耶律斜轸开始积极准备,打探宋军的情况,勘测有关地形。从兵士的口中,耶律斜轸常常听到一个叫作“杨无敌”的名字。这便是新近归降宋朝的大将杨继业。深夜,耶律斜轸端详着皇上御赐的“铁胎弓”,想着有朝一日要在战场上会会这位“杨无敌”。

宋太祖已经在南征北战中平定了南方和西南,宋太宗若是想超越哥哥的功绩,只剩下对契丹开战、夺回燕云十六州这一条路。高梁河之战更使得宋太宗迫不及待地打算报这一箭之仇,以找回面子。当他得知辽景宗去世,契丹由萧太后临朝主政的消息后,轻蔑地说道:“一个女人家,能有多大见识呢!正是进兵的好时机。”此次大规模北伐,宋太宗精锐尽出,希望毕其功于一役,大军分为左中右三路。三路的统帅都是开国名将。特别是左路军,除了主帅潘美外,号称“杨无敌”的杨继业也正是在这一路。左路军从山西的抗辽前线直接出兵,进展最为迅速,攻势最为猛烈,宋太宗把最大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一路。

宋军出兵后,取得了一些战果。曹彬的中路大军稳扎稳打,步步推进,逐渐逼近幽州,而潘美、杨继业的左路军更是连战连捷,已经攻克了云州。对于此次宋朝的大规模的北伐,辽朝上上下下在心理上是准备不足的,因此从情报的预判和初步的应对上来看,杂乱无章,毫无建树。有的将领匆匆领兵应敌,结果损兵折将;有的守将死守城池,却无力抵挡宋军的锋芒;甚至匆匆逃跑或就地投降的也大有人在。直到潘美攻克云州后,辽朝内部才完成了兵马的调集,逐渐开始反击。

前线作战的总指挥是耶律休哥、耶律斜轸、耶律沙,依旧是在高梁河之战中大破宋军的原班人马。耶律休哥坐镇幽州,迎战宋朝中路主帅曹彬;耶律斜轸主持西南防线,直接面对潘美、杨继业;耶律沙率军作为游动部队,或骚扰,或袭击,或诱敌。

三人一致认为:宋军来势汹汹,又旗开得胜,人数众多,意图速战速决,进行大兵团的主力决战,而本方主力尚在集结,兵力不足,不可硬拼。应发挥自己骑兵机动灵活的优势,以小股部队袭扰宋军,并截断宋军的粮道。五代时期的后晋名臣桑维翰曾经提到,燕云十六州是古时的燕地、赵地,只有一些小土坡,总体上地势平坦,于骑兵、步兵谁更有利,一目了然。

耶律休哥以袭扰和夜袭的方式,断了宋军中路曹彬的粮道,曹彬担心粮草不济,于是移兵后撤,护卫军需粮草。宋太宗接到曹彬后撤的奏报,急得饭都没有吃完,急忙下令曹彬继续前进,决不可放弃目前的大好局面。曹彬部沿着走过的道路,又兴兵向前,这时,辽军主力已经到达幽州,宋太宗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下令让前线的军队撤退了。

在西线,耶律斜轸与潘美、杨继业的战斗也早已展开。按照宋军的战略设想,曹彬部正面进攻,直扑幽州,潘美、杨继业则兵出雄州、代州、易州,再与曹彬在幽州城下会师,继而两路大军合攻幽州。这一路兵马将星云集,攻势凶猛,在三路大军中进展最快,特别是杨继业手下,有着当时宋朝手下为数不多的精锐骑兵,其攻势如潮与中路曹彬的沉稳过头、进取不足形成强烈对比。

耶律斜轸因后续部队尚未到达,没有与宋军正面大战的资本,因此也采取了运动作战、奔袭突击的方式。山西北部地区是宋辽多年对峙的前线,契丹骑兵可以在一天之内直接突击到宋朝境内。耶律斜轸决定攻其不备,趁着潘美的兵马大举向前,亲率骑兵绕过宋军主力,进攻宋军后方,

第一回合,耶律斜轸抓住宋军之间结合部空隙过大、呼应不足的弱点,在定安攻击宋军贺令图部,并一路追到五台,斩杀宋军一万多人。这次大胜,为西路的战事开了个好头。此次作战后,潘美的大军向前行进的速度明显降低。显然是担忧后方不稳,因此不敢长驱直入。

第二回合,耶律斜轸祭出围点打援的战法。五台大捷后,耶律斜轸不作休整,第二天就兵发蔚州,将蔚州城团团包围。蔚州城的守将还想顽抗,耶律斜轸把劝降的书信挂在箭上,射进城内。半天过去了,依然不见动静。耶律斜轸判定,蔚州守军必是在等待援军,于是将兵马埋伏在蔚州周围。果不其然,宋军的援兵到达,城中的守军也出城冲锋,辽军伏兵大起,两股宋军惨败,耶律斜轸一路追到飞狐,趁势攻下蔚州。这次大捷,彻底动摇了潘美部的军心,宋军前线的将领和远在汴梁的宋太宗开始认真考虑是进是退的问题,潘美和曹彬一样,陷入了进退失据的境地。

第三回合,潘美抽出一部分兵马,会合贺令图的残兵,向飞狐攻击前进,结果又遭败绩,这时,传来了宋军中路曹彬败退的消息,而右路的田重进,本就以掩护、接应为主,听说曹彬战败,自然也撤退了。幽州的守军和契丹主力,调头转向,向潘美的大军扑来,耶律斜轸更是早已率军在宋军的后方出没,随时准备前后夹击。

此时的宋军阵脚大乱,纷纷放弃原先已经占领的城池。在主帅潘美的默许和监军王侁的坚持下,宋军没有走最近的道路直接撤退,而是让杨继业冒险进兵,边打边撤。耶律斜轸亲自布置了与杨继业作战的计划,采用诱敌深入的计策,将杨继业引到狼牙村附近。辽军几路军队一同动手,杨继业陷入重围。宋军的阵地被压缩得越来越小,杨继业还在挥刀奋战,耶律斜轸拿起辽圣宗御赐的“铁胎弓”,一箭射中了杨继业,接着又是几箭流矢射中了杨继业。兵士将杨继业带到耶律斜轸面前时,耶律斜轸责备杨继业:“你与我朝争斗三十多年,今日被擒,有何话说?”杨继业连称“死罪死罪”。至于众所周知的杨继业在出兵前让潘美率军在陈家峪接应结果潘美首先撤走一事,在《辽史》中只字未提。杨继业被俘后,辽朝想将其招降,杨继业不从,绝食三天后死了。另一说是杨继业伤重不治,三天后死去。

杨继业的“杨”音同“羊”,撤到狼牙村时,杨继业想到“羊入狼牙”,心中一阵不快。当他想要撤出狼牙村时,辽军发动了总攻,杨继业也最终在狼牙村被擒。

这便是正史上“杨无敌”为国征战、不肯归降的真实原貌。史家有的从战略高度上批判宋太宗好大喜功,盲目发动北伐,结果一事无成、损兵折将;有的从用人机制上指责宋太宗设立监军一职,导致潘美不敢否定监军王侁的错误建议,造成了杨继业的兵败;更有甚者抛出了“阴谋论”的说法,认为宋太宗担心杨继业是北汉降将,对其终究不肯完全信任,受意亲信潘美临阵害死杨继业,潘美嫉贤妒能,照办不误。

澶渊之盟?

这次作战的大胜,在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都意义重大。从战略全局的角度来看,此役过后,宋朝更加畏契丹如虎,对与辽军作战产生了强烈的心理阴影,到了十几年后萧太后率军大举南下,宋真宗和满朝大臣们惊慌失措,有的主张投降求和,有的主张迁都逃跑,除了寇准外居然无人敢战,等到宋辽签订澶渊之盟,宋朝以极其屈辱的条件换得与契丹的和平相处,满朝君臣居然如释重负、喜不自胜,澶渊之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高梁河之战和幽州保卫战的军事遗产。从战术层面来看,契丹心目中的宋朝第一勇将“杨无敌”兵败被擒,曹彬、潘美这样的开国名将在辽朝的军力面前显得有心无力,对于宋朝的人才储备和有生力量造成了巨大的损伤。对于这些种种的优势,耶律斜轸自然称得上是功不可没。

到了小说演义和戏曲中,潘美便成为了潘仁美,变成一个里通外国、构陷忠良的大奸大恶之徒。以杨继业为原型的杨家将,进一步被拔高为战死沙场、惨遭迫害的忠臣勇将形象。幽州一战,杨家父子七人上阵,五人身亡,一人被俘,仅六子杨延昭幸免,将其悲剧英雄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体现了百姓对忠臣与英雄朴素美好的敬意。不过,无论小说戏曲如何改编,有这样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最终在战场上使杨家将陷入绝境的,都是辽朝名将耶律斜轸,因为就如罗贯中再怎么“尊刘抑曹”,也不能把蜀汉统一三国作为结局一样,历史的客观事实,是早已确定的。

耶律斜轸一生的主要功绩,主要体现在对宋作战的过程中。作为战败者的杨继业在死后千古留名,杨家将的故事家喻户晓、脍炙人口,但作为胜利者的耶律斜轸,则显得有些暗淡了。耶律斜轸去世时,萧太后亲自主持葬礼,赐予棺木,声泪俱下地称耶律斜轸为“久经考验的契丹勇士”、“大辽军队的优秀将领”。《辽史》中毫不吝啬地称耶律斜轸“虽配古名将,无愧矣”。

正是:古来多名将,

山西作战场。

秦者武安君,

长平迫敌降。

斗转斯人逝,

燕赵暮风凉。

契丹有勇士,

功成名留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