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来源:历史趣闻2018-07-20责编:admin人气:2622
字号:小号|大号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网www.lishiqw.com

医妓是朝鲜王朝专门负责医治宫廷和平民女性疾病和进行诸如妓女、搜查、看审等工作的新兴职业。其演变是根据朝鲜王朝初期的医女制度发展而来,形成时期是在朝鲜王朝第十代国王燕山君在位期间所产生的。

医妓制度的形成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除了燕山君的个人享乐因素之外,还和当时的朝鲜社会背景有着一定的关联,当时的朝鲜社会中存在着多种宗教思想,这些宗教思想影响着朝鲜社会的发展,同时也促进了医妓制度的形成。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医女制度的创设是在1406年3月,根据检校汉城尹知济生院许行衙的建议在济生院创设了医女制度。由济生院派人挑选数十名仓库宫司的童女,教授其脉经和针灸以便于对王公贵族的女性进行诊治,这就是医女制度的开始。

到了1423年根据济生院许校上书的建议,“若不分贵贱,女性者得以治之,服外夷之女子若以恩惠,可否?”到了世祖和成宗时期,制定了医女奖惩条件,并对医女平时所读的医书进行考评,通过考评的将给予一定的奖励,没有通过的将去惠民署做茶母。

此后,医女制度逐渐形成规模,并得到君主的重视,1459年,济生院与惠民局合并成立为惠民署,医女便从属于惠民署和内医院两个部门,到世袓时代为止医女一直从事为中央及地方妇女治病。

医女制度实施之后,其主要职责是为女性患者进行诊治。成宗后期到燕山君时期,医女制度渐渐的发生了变化,在当时医女除了要为女性诊治之外,还要去学习歌舞,并且要化妆与妓女一同参加宫廷组织的各种宴会。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1501年正月,详定厅根据燕山君旨意,在京中的宴会中严格禁止各级官吏私藏医女;同年6月,在燕山君生日那天,宫内大摆宴席,并从惠民署精选了七十名医女进行歌舞表演,同时招来一些样貌姣好的妓女穿上干净的衣服御前供奉;

同年11月,太妃殿进宴时挑选了年龄较小的后备医女50名在御前供奉;同年12月,内医院奉旨教授医女穿戴和一些礼仪相关的事项,并要去学习妓女所学的歌乐;

隔年9月,内医院挑选了8名21岁到30岁的有姿色、精通所学且没有疾病的医女调到礼曹、典医监、惠民署等机构。同时下令隐匿有姿色的医女将被治罪。

这个时期还出台了《内医院禁惩》,主要有以下规定:1、医女在救疗过程中致病人死亡的加以重刑。2、医女不能擅自行使诊疗职能。

3、医女有过错的,如果是因为参加宫廷宴会而发生的,根据情况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其月薪和级别不得扣除。4、鼓励医女学习各种礼仪、歌曲等方面的知识。

1506年,取消了医女参加宫廷宴游的活动,专攻医疗诊治工作。1507年2月,宗薄寺对于医女从事妓女的事宜进行了讨论,宗薄寺认为医女的职责就是负责对女性病人进行针灸治疗和看护,而妓女是专门负责参加宫廷宴会的活动,所以二者不能等同,因此同年5月,规定大小宴会中禁止传唤医女去参加。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此项规定到了光海君时期又被改了回来,医女除了从事医疗事业外,像以前一样要参加宴游,并去从事妓女的职责。

除了承担妓女的职责之外,士大夫逮捕罪人的时候,医女还要负责调査内庭,还要侍奉王妃的亲香礼的仪仗捧持。从光海君以后到高宗末期,医女一边为妇女诊疗,一边被称为药房妓女和妓女一起参加宴游,她们在官妓中属于一品,因此被称为医妓。

学生兵忆抗美援朝:军令要求和女兵相拥而眠

早春的朝鲜,依然天寒地冻。由于敌人完全掌握了制空权,部队只能白天隐蔽,晚上行军。而夜晚寒气逼人,每个人负重又多,满头大汗加冷风吹面,很多战士伤风感冒,部队一入朝就出现了非战斗减员。师首长对此特别关心,强调一定要在部队内部搞好团结互助,大力开展老带新、强帮弱的互助活动,对新同志、伤病体弱同志,尤其是对随军入朝的女同志要给予特别的关怀和照顾,帮助她们克服战斗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尽最大努力保持与发挥我军特别能战斗的革命精神。

张科长立即贯彻上级指示,要求我们每两人组成一个团结战斗的互助组,不仅在行军战斗中要互帮互助,而且宿营时要相拥同眠、共御风寒。科长看了看科里唯一的女兵张琳,盯着我说:“你和她组成一个互助组。”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我听到他的吩咐,头脑一下子就懵了:“叫我和她互助,那宿营时不就要一起睡吗?”科里的男兵“轰”地炸了锅,都涌了过来。见我把手摆得停不下来,大家哈哈大笑。老魏头揪住我衣领说:“你这小鬼,什么不、不、不的?告诉你,这叫革命需要,战斗互助。小屁孩,人没长大,还敢质问科长‘这算哪档子事’,想翻天啊?”

张科长推开他,温和地对我说:“其实,大家商议时,对这件事还是很慎重的。要做到战友互助、男女同眠,确实不合常理,你情绪上有抵触和不满,我们也能理解。只不过,这件事非办不可,咱们指挥所里你最小,除了你实在别无他人。如果改派他人去和张琳互助,对小张有失尊重,而且人家姑娘也未必点头认同,只有你最合适。”

科长又说:“你也看到了,入朝以来,我们全体指战员都毫无例外地远离村庄宿营,疏散隐蔽在山林之中,卧冰踏雪。为了防寒,我们都是好几个人挤在掩体里,抱成一团,相互腿靠腿、背靠背,再搭伙盖上夹衣,最后在头上严严实实捂上雨布,才能勉强抵御风寒。但这几天,张琳是一个人睡,尽管大家帮她铺了厚厚的干草,又给她多盖了一条军大衣,仍不顶事,她还是冻得发抖,冻得哇哇直哭!”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张科长的话让周围起哄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科长说:“科里先派老魏头给张琳做工作,要她可怜你年少体弱,又拖着一条伤腿,值得同情扶助,请她发扬阶级友爱,跟你结成‘团结互助二人战斗组’,由她任组长,不仅在行军战斗时关照你,而且到达宿营地要带着你睡,抵足同眠,共御风寒。人家姑娘都同意了,你还在这里拿什么架子?”

我低垂着头,心里觉着别扭,半天都没开腔。科长揪着我的耳朵叮嘱道:“说是让她照顾你,那是说给她听。你要把她照顾好才是真的。给我听好,你必须把她保护好,不能让她被冻坏了,知道吗?”

本来,前指是不安排女兵参加的。但张琳脾气倔犟,死缠硬磨,一再向组织表决心,坚决要求参加。她自幼习武弄剑,体魄强健,又有较高的英语水平,所以被特批入朝。这些天来,严酷紧张的战斗现实与她事前的预想,真是有天壤之别,更迫切需要组织的关爱和战友的援助。听到我同意和她互助后,她跑过来,亲切地拍了拍我肩上厚实粗重的炒面袋说:“嗨,欢迎你,我的小战友,咱俩好好团结、互助,共同迎接考验。”

第一次互助同眠是在负重行军40公里后。其他战友放下背包,刚咽几口炒面就呼呼入睡了。融化的冰雪从他们的手心滴落下来,珍贵的炒面也松散开来,掉进了草堆。战友们如兄弟一般,相拥而眠,从相互的体温中取得一些温暖。张琳比我年长五岁,可我们总是两个未婚的青年,这样互助算什么事呢?我还是想不通,就近找了一处避风的岩坎,用膝盖托着军用皮包做起统计报表来。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我看你这小家伙是故意把问题搞复杂了!道理讲过了,困难明摆着,你还腻腻歪歪的找借口逃避,这不是小资产阶级的敏感、多疑、自私,还有啥子说的?革命就是要认真,一心忠诚,不存歪念,流血牺牲都不怕,难道陪自己的阶级姊妹睡睡觉取取暖就失去人格尊严了么?何况,你们是和衣而眠,众目睽睽,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去,马上进去休息,下午还要跟部队奔袭清川江呢!”

说着,彦文科长又甩过两件同志们临时支援的夹大衣,严肃而亲切地瞪了我一眼就进洞去了。我硬着头皮进到洞内。张琳笑了笑,给我腾出一半卧位。

这个废弃的洞坑至多只有六七米,散发着阴冷潮湿的霉气。坑洞尽头,已横七竖八地挤着一团战友,他们鼾声如雷,梦呓声声。我和张琳睡在坑口,地下铺了一些干草,头上顶着两件夹棉大衣,再裹上双层雨布,密不透风。第一次紧挨着异性躺卧一起,我紧张得很,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尽管和着厚厚的军衣,但在我身体一侧,在双层雨布捂盖的特殊空间里,我还是仍能真实地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和那散发着女性芳香和温馨的呼吸。异样的温暖像电流贯穿我全身,令人有些晕眩。

我的心跳和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赶紧悄悄把身子挪开一些。只听张琳说:“挨近点,靠近我,不然要钻冷风!咱们是行军打仗,没啥怕的,千万不能冻着!”她一边亲切的叮嘱,一边伸过手来,侧过身子,轻轻将我已冻僵的伤腿揽向她的怀中,用她的体温温暖着我,姑娘丰满的身体让我热血冲顶,我像遭雷击一样一动也不敢动。慢慢的,她像亲姐姐般给我的温暖使我心情放松下来,我也轻轻抱住了她的双脚,把自己的体温传给她。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从这天开始,直到料峭的春寒过去,我们一直相拥而眠,一起度过了入朝初期那段最艰苦的时光。在这难忘的纯真体验里,与其说是我用体温帮她熬过了寒夜,倒不如说是她用阶级的情怀,帮助我克服了“小资”的敏感和犹疑,逐渐蜕变成一名合格的志愿军战士!

抗美援朝解放军神秘武器美军王牌也没脾气

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统帅麦克阿瑟曾断言:“赤色中国这个新的敌人,缺乏工业能力,无法提供进行现代战争所需要的足够多的装备和重要物资。”然而,面对横扫欧亚,自诩不可战胜的美军王牌装甲师,中国自主研发的武器丝毫不落下风。其中重庆造无后坐力炮更是功不可没。此后60多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重庆军事代表局监造的武器一次次成为共和国手中的利剑,扬威世界。

莽莽大西南,驻守着一支神秘的队伍。

他们并不为人所知,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四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却相继踏进这山川沟壑之间,与他们亲切交流。

从抗美援朝的硝烟到珍宝岛上的炮火,从驻守香港、一洗百年国耻的扬眉吐气,到国庆阅兵、彰显国势强盛的喜悦豪迈——共和国一次次气吞万里如虎的“亮剑”,都离不开他们的功勋。

上甘岭战役中,无坐力炮炮手在向敌射击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他们,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重庆军事代表局。

射程1000米、2000米、3000米,枯燥的阿拉伯数字后面,却是两个大国关于战场主动权血淋淋的争夺。抗美援朝战争中,面对美军王牌装甲师,重庆造的无后坐力炮终于打得他们没了脾气。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打响第一枪。

王牌装甲师,大规模坦克阵,面对现代化武器装备的美军,习惯了“手榴弹加炸药包”战法的志愿军哑火了。

志愿军不得已只能采用“躲猫猫”战术,不能与敌方正面接触,战情紧急。

此时,刚组建的西南驻厂军代表走上了前台。在中央军委“迅速组织生产验收无后坐力炮”急令下,重庆的军工厂紧急研制生产。西南驻厂军代表每天休息不足4小时,加班加点检验验收。

几十天后,朝鲜的土地上出现了重庆造的神秘新武器。命中率接近100%,美军坦克恨地无缝,无后坐力炮威力大显。

然而没过多久,狡猾的美军便测出了我军无后坐力炮的有效距离为1000米。他们干脆退到1000米外,仗着自身火炮射程更远的优势对我军射击。

敌变我变,正在前线服务的军代表郝继唐,临时改进了瞄准方法,把炮上的射表和备用的象限仪分度表结合使用,使炮的有效距离达到了3000米。郝继唐跨战壕、上高地,当起了新瞄准方法的“战地教员”。

一次战役中,面对美军黑压压扑上来的坦克集群,战士们对新瞄准方法还未完全适应,以致一次次射击都偏离目标。眼看美军炮火越来越近,随时都有将我阵地掀翻的可能。郝继唐临危不乱,手把手教士兵正确的使用方法。就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志愿军的无后坐力炮发出一阵阵“精准”的怒吼,将美军坦克打成了“缩头乌龟”。

中央军委兵工委领导说:“57无后坐力炮有用,西南造的,好!”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据不完全统计,抗美援朝战争中,西南驻厂检验代表向前线输送了无后坐力炮4600余门、迫击炮900门、机枪7400余挺、各类炮弹262.9万余发、子弹1.2亿余发。

1969年,珍宝岛目光。我军某型仿制火箭筒破甲弹在击打敌军厚装甲坦克时发生漂滑现象,不能摧毁目标,致使前方战局告急。

苏军的装甲兵团素以骁勇善战闻名。在珍宝岛,由于我军火箭筒破甲弹屡屡发生漂滑,敌方气势大盛。

前方军情似火。能否克服火箭筒破甲弹的漂滑现象,重任落在了驻西南地区9个军代室肩上。

经过军代表会同工厂通宵达旦技术攻关,利用冷冲压、渗碳淬火等工艺和生产工装,5.5万余件防滑帽的生产验收任务在20天内全部完成。

此时,骄横的苏军还不知道,千里之外的重庆工厂里,已经生产出了对付他们的“杀手锏”。当他们毫无警觉地闯进我军射程之内时,过去屡屡漂滑的炮弹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坦克杀手”,在北国的漫天风雪中发出一声声怒吼。

其实,对仿制武器的改进升级,重庆的军代表们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展开。1957年,西南军工人和军代表大胆突破外国产品“尽善尽美”不能更改的框框,实现了白钢弹壳替代覆铜钢弹壳、电泳涂漆新工艺应用等重大技术改进,成功改进设计并批量生产了双37高炮、37毫米守岛炮、14.5毫米四联装高射机关枪、56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等新装备。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驻港部队跨着崭新的95式自动步枪,迈着整齐的步伐,进驻香港。世界惊呼,解放军步枪跻身世界轻武器先进行列。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就在半年前,95式自动步枪还因质量问题差点无缘回归大典。

1985年,铸造95式自动步枪,迎接香港回归的任务落在了西南兵工人的肩上。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从1985年到1995年,95式自动步枪经过了10年的“孕育”。从零下40度的极度严寒到仅有20%含氧量的生命禁区,从黄沙肆虐的边疆大漠到汗如雨下的“桑拿”海疆,95式自动步枪闯过了一道道难关。

就在众人充满期待时,1996年10月底,离交付装备日期不足两个月,4000余支枪连续出现了弹匣卡弹、弹匣装卸困难等质量问题。

被众人寄予厚望,用来展示国威、军威的“一代名枪”,还能如期出现在回归大典上吗?作为监造单位的重庆军代局,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此时,参与技术攻关的重庆军代表撂下一句狠话:“要是还让战士们扛着老式步枪去见英国人,我们这些人就没脸呆在部队。”

军代表李青给记者回忆:“之后的5天时间里,我们一直拿着新步枪射击,希望找出里面的问题。说实话,十年之功决不能在我们这毁于一旦。”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到后来,军代表们右肩抵枪的部位都被磨掉了一层皮,扣扳机的手指也是血泡叠着血泡。“这些都不算什么,只是统计这5天打了多少子弹时,的确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李青笑着告诉记者,“4位军代表人均打掉了2万发子弹,比许多人一辈子打得还多。”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与工厂技术人员一同攻关,最终找出了原因。95式自动步枪迈过了十年征程的最后一关。

至此,用对身体极限的挑战和对科学精神的坚守铸造出的“一代名枪”终于横空出世。

95式自动步枪也成为解放军第一种大规模列装部队的小口径自动步枪,使我军步枪技术实现了跨越发展。

2009年国庆大阅兵中,有15个地面方队的装备都是由重庆军代局监造的。百米阅兵场,千里保障线。气势恢宏的国之盛典不允许任何装备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

2009年6月15日,北京阅兵村。

某方队1台炮车在训练时再次出现跑偏的“软故障”。军委首长第二天就要到村视察,方队领导心急如焚,情急之下要求调换受阅车辆。

此时,来自重庆军代局的邬锐锋立下“军令状”。

古代朝鲜医女 不仅负责治病还得陪帝王睡觉

重庆军代局的高级工程师邬锐锋对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已到了阅兵准备的关键时刻,此时调换装备会造成上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同时,该车官兵一年来的辛苦训练也会付之东流。”

所谓软故障,就是所有部件技术状态一切正常,但在开动过程中却会出现1%-2%极小概率的故障现象。望着凝聚着无数人心血的炮车,看着战士失望无助的眼神,邬锐锋觉得自己没有其他选择。

面对上级首长,他立下了在一夜之间修复软故障的“军令状”。

军中无戏言。邬锐锋敢于立下“军令状”,除了胆魄与决心,更来自于其丰富的经验。“我敢肯定地说,问题就出在底盘发动机”。邬锐锋当时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