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平津战役关键之战:新保安战役全歼傅作义王牌军

来源:历史趣闻2018-08-17责编:admin人气:1198
字号:小号|大号

来源看历史lishiqw.com

平津战役关键之战:新保安战役全歼傅作义王牌军

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按照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和部署,在战役的第一阶段,完成了对平、津、张家口地区国民党的包围和分割。在第二阶段对北平以西以东各点攻击。图为1948年12月下旬,解放军在围歼新保安、张家口等地的傅作义部队。

40年前,冰封大地的严寒季节里,华北战场上展开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战役--平津战役。我当时在华北野战军二兵团23旅68团任参谋长,在新保安战役中,我参加了歼灭傅作义王牌三十五军的战斗。转瞬过了40年,往事历历在目。

英明决策

平津战役充分显示了毛泽东同志战略战役指挥的高明。毛主席的战役指挥,在于战役前,对部队不断下达预先号令,叫你有精神准备;战役中,根据情况的发展及时不断地下达严厉命令,要求部队严格准确执行;在达到战役对敌分割包围后,又统观全局,从容不迫,采取英明措施,迫敌就范,达到最后战役的全胜。

对待华北国民党60万大军,如何解决?毛主席早已成竹在胸。吃掉敌军作战方针是:“将傅作义集团抑留华北,分割包围,就地歼灭。”特别强调“就”二字,不使其西窜和南逃。因此,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领导倾注了大量心血,制定了战役方针,尔后一步一步采取措施,指挥部队,达到调动、切断敌人,给以分割包围,最后,各个歼灭敌人,在新保安、张家口、天津的敌军被吃掉后,埠使傅作义将军同意和平谈判,听令和平改编。

毛主席运筹帷幄,指挥全国数百万解放大军,配己合歼灭了华北敌军。仅在平津战役,从1948年10月29日开始,至1949年1月29日止,毛主席就发出电令89份之多。仅就围歼兰十五军,明确指示有关杨罗耿兵团的电令,从1948年11月18日18时开始,到我们兵团完全包围敌三十五军,12月8日20时止,就发出电令20份之多。

我们兵团1948年秋季,在北平至张家口线发动了康庄战役。这时,傅作义集中兵力准备偷袭石家庄、平山我党中央所在地。毛主席当即命令我们兵团南下,粉碎了敌人的偷袭。以后,毛主席下达了预先号令:“杨罗耿所部即在阜平待命,并准备随时向张家口方向出动。”尔后进一步来电明确:“杨罗耿所部现在曲阳,准备出张家口附近--执行包围张家口,阻敌傅部西逃的任务。”到1948年11月24日20时,毛主席又来电令指出:“杨罗耿率石家庄附近两个纵队,保定一个纵队,(即我所在的八纵队)日内开始向北移动。”接着又命令:“杨罗耿率所部——于易县西北紫荆关地区隐蔽待命,尔后准备进至涿鹿地区相机作战。”根据当时形势发展,毛主席又下令:“只要杨成武所部确实包围了张宣之敌,杨罗耿即去包围下花园怀来之敌。”以上是战役发起之前毛主席下达的预先号令,使部队有所准备,并逐步靠近战区。

毛主席下定决心,解决平张线的敌人。行动开始后,毛主席连续发出措词严厉坚决的命令。1948年12月4日2时发来电令指出:“杨罗耿应以最快的手段,攻占下花园地区一线,隔断暂三军与张、宣之敌的联系。”接着又来电令:“杨罗耿务以迅速行动,以主力包围宣化、下花园两处之敌(先歼灭下花园之敌)。”

我们兵团正在拼命北进,刚出发两天两夜。毛主席发来限时达到的电令:“杨罗耿务于明(5)日用全力控制宣化、怀来一段——务使张家口之敌不能东退,这是最重要的任务。”同时,给在张家口方向上的友军下了命令:“待杨罗耿到达后,再行调整部署(必须先得到我的批准),不可违误。”在出发第五天时,我们昼夜兼程,越过多道大山,接近涿鹿。12月7日,一天内毛主席连续发来三次电令:一次是7日2时:“望杨罗耿全力在宣化下花园线坚决堵击。”二次是7日20时:“希望杨罗耿能于6日夜或7日早,在下花园新保安线上,抓住三十五军及一0四军主力。”第三次也是7日20时:“现三十五军及宣化敌一部,正向东逃跑。杨罗耿应遵军委多次电令,阻击敌人东逃;如果该敌由下花园、新保安向东逃掉,则由杨罗耿负责。”这是在关键时刻,统帅为了不失歼敌战机,下得最严厉的命令。

毛主席以高超的指挥艺术,将华北敌军从唐山至张家口的千里长蛇阵斩成数段,达成战役的分割包围,尔后各个歼灭。这正是统帅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当时,我们都知道要打大仗了,要拼命北进抓住老对手三十五军。在平津战役开始后,毛主席对三十五军确实极为重视,不惜以杨罗耿兵团全部九个旅去围住三十五军一个军部两个师。当时,毛主席担心三十五军和一O四军汇成一股东逃。因为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起家王牌军。因此,毛主席看到三十五军是关系着战役全局决胜的关键。1948年12月8日20时,毛主席的电令指出:“据杨罗耿本日8时,两次电称,三十五军已被我抓住于宣化怀来之间的新保安地区,决心以三个纵队全部包围该敌。”该电并指出要采取:“迅速构筑多层阵地,长围久困,待命攻击之方针。”看来,毛主席到这时才放下心来,实现了战役布势中的关键的一步棋--围住了三十五军,不使其逃回北平。

为了实现平津战役决战的胜利,毛主席审时度势,除主观指导的正确和战略战术的高明以外,他还特别能抓住敌指挥官的特点、情绪和感情,出奇制胜。当时,傅作义“西窜和南逃”举棋不定。张家口是傅作义西窜的门户。毛主席首先指挥一个兵团围攻张家口使其不得不救。在敌派出三十五军去救时,毛主席又及时坚决指挥三个兵团以猛虎扑羊群的神速动作,将平绥线敌人分割包围。特别对三十五军,抓住了傅作义的心理作用。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精神支柱,是他的嫡系主力,围住三十五军;就使傅作义难下南逃的决心。吃掉三十五军就使傅作义失去了精神支柱,动摇他逃跑和坚守的决心。歼灭三十五军是破坏傅作义逃跑最有效的手段。因此,毛主席特别关注围歼三十五军的问题。在达成战役分割包围以后,毛主席还根据战略全局,协调了各战略区的行动,并实行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相结合的方针,终于取得平津战役的彻底胜利,这完全证明了毛主席的英明决策是非常正确的。

跑步奔张宣

根据毛主席、中央军委的命令,我们八纵队主力结束围攻和解放保定战斗后,即遵照兵团紧急命令北上张(家口)宣(化)。

长长的队伍,望不尽的人流,夹杂着骡马、火炮——潮水般地向前急涌。千万个脚步,一个方向:向北、向北。

天渐渐的黑下来了,严冬的夜晚,入冬的太行山区,寒气袭人。越是向北走,山越高,风越硬,雪越大,困难也越多,但是部队求战情绪也越高。人人心里揣着一团火。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到张家口去打大仗,解放全华北。

风卷着雪粒打在脸上,针扎一般,不知是向寒冷挑战,还是时近黄昏,人们更放大了胆,队伍越来越快了。战士们脚底下象安上了风火轮,一阵风一阵风似的从我们身边嗖嗖卷过。

我所在的华北八纵队二十三旅六十八团,正在主力纵队内,急驰北上,踏上向张、宣的征途。

我和曾绍东团长并肩站在路旁,望着滚滚向前的队伍。我转过头来向团长说:“我们第一阶段路程走完了。”团长用眼扫了一下部队,笑着说:“走路对我们来说,早已成了张飞吃豆芽--小菜!”

是啊,走路确实是我们的老传统。我们有多少次胜利,都是靠走路取得的。战士们在长期的实践和艰苦的训练中,硬是把自己练成了“飞毛腿”。一个月以前,我们兵团,远在张家口东南,怀来、康庄至青龙桥一线,组织怀来战役。我们二十三旅曾在青龙桥阻击敌人七天,切断了平张线。忽然,接到上级指示,说傅作义要偷袭石家庄。石家庄是我军刚解放不久的城市,距离当时党中央所在地--西柏坡不远。上级命令我们迅速南下,保卫石家庄,保卫党中央,部队听说南下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都非常高兴,情绪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了。马不停蹄,昼夜兼程。一个猛子就扎到了易县山区。在这里,部队没来及喘一口气,就又奉命东进,围攻保定。转眼间,上级电令我们北上。现在,干部战士靠着这两条腿,悄悄地向北折回,折向平张线,去巧妙地夺取一个新胜利。

几个月来,我军连战皆捷。全国一些大的城市一个接一个被攻克。胜利的喜讯不断向我们传来。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使人感慨万分。想着,想着,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团长,形势发展的真快呀,想当初,敌人是何等的猖狂。我们与傅作义战斗在从山海关到张家口这条千里战线上。他控制铁路和有大量的摩托化。我们是何等的艰苦!两年,仅仅是两年,就出现了这个大好局面。再有一年,我们有把握解放全中国了!”

漫长的冬夜行军中,突然上级传来消息,说敌三十五军由张家口返回北平,被我友军阻击在新保安地区,现在正拼死突围,妄图与前来接应的一0四军会合。上级要求我部立即以强行军的速度,在一天内赶到新保安,协同友军包围三十五军于新保安城内。

“一天时间,130里,部队已经进行了几天几夜的急行军,现在还没有吃早饭。”我说。

曾团长沉思了一下,说:“是啊,两天的路程,一天走完,困难是不小!”

是的,没料到任务来的这么快。走路,对我们来说,虽然不在话下,但终究要靠时间呀!而且我们还是秘密行军。但是,这是命令,这是关系到整个全局的任务,一定要坚决完成,不容许一分钟、一秒钟的迟疑。我们几个团的领导很快统一了认识。找干部们开会已经没有时间,只有边行军边传达,边行军边和营、连干部共同研究。我们提出的动员口号是:

“保证提前赶到新保安,坚决抓住三十五军,活捉郭大麻子(敌三十五军军长)!”

战士们听说要抓三十五军,激动得不得了,劲头一下子就鼓起来了。他们说:“三十五军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几次抓都没有能够抓住它,这回总算如愿了。不抓住三十五军,死不瞑目!”

部队几乎是一溜小跑。来不及做饭,战士们就一把一把地嚼着生小米。此时,虽是朔风呼啸,气温在零下20度,但每个人的棉袄都冒着热气。

年青的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孙筱川同志,站在路旁-块大石头上,挺直腰板,用他那洪亮的声音鼓动说:“同志们!要跟紧,千万别掉队,掉了队就赶不上抓三十五军了!”“快走哇,复仇立功的时候到了!”

同志们与风雪严寒崇山峻岭奋力搏斗。官兵之间真诚的同志心,亲密的手足情,以及坚定的信念,出奇的力量,使人永远难以忘怀。在艰苦的急行军中,干部战士互相争夺着替身弱的扛东西,不少人扛上了双枪。有的甚至背着身体不支的同志艰难的向前走,有的自己鞋子已磨出大洞,却把自己的备用鞋悄悄的送给别人,我见到一个同志,他双肩扛了4支枪不算,背上还背着两个背包。他就是曾荣获过体力思想互助模范干部称号的小排长赵印。

看着这整齐飞速向前的队伍,听到那铿锵有力的口号声,看到干部们的模范行动,使我们心里热乎乎的。团干部把马都让给了病号和体弱的同志,走在队伍中间和战生们赛起跑来。我们的团政委张复海同志是长征的老红军。他本来身体很弱,长得白白的象个秀才,却和善手走路的团长曾绍东同志赛起走来。曾团长长征时,在周恩来总理身边。他个子不高但走路带着风响。当时,我们由东北穿过来的卡其布棉衣,由于料子很厚,不经磨,他又走路快,两腿内侧棉裤全磨破了,露出了棉花。在这艰苦的征途中,边走边兴高彩烈的说笑着。有些同志脚上已打了血泡,看到团首长光辉的榜样,鼓起了勇气,飞速前进!

我们二十三旅,在到达涿鹿县桑干河时,已看到了下花园发电厂大烟囱冒着白烟,眼看着就跑到了。忽然接到紧急命令,直插张宣之间的沙岭子,切断张宣的联系。当我们越过桑干河,爬过老东山,到达胶泥湾时,兵团又来骑兵传达紧急命令:八纵队回头向东追击三十五军,这样-西又一东我们比兄弟部队又多跑了100多里地。但任务就是动员令。部队迅速轻装跑步前进,似乎把连续急行军带来的疲劳统统甩掉了。同志们说:“只要能打掉三十五军,豁出一切也要抓到郭大麻子,跑多少路都不怕!

部队转头向东,越过宣化、下花园向新保安猛进。我们终于赶到了。按着纵队的部署,我们二十三旅准时抢占了新保安城北的八宝山。

这次北上平张线,斩断傅作义的长蛇阵,抓住三十五军,确实是一次意志的比赛。当时正值滴水成冰的严寒季节,山风呼啸,大雪纷飞,气候恶劣,沿途数百里,完全是重叠不断的大山区,沿途村庄稀少,群众生活十分困难。但全体同志们,一听说要打大仗,解放全华北。都满怀喜悦的战斗豪情,不畏风雪,强忍疲困,饿了紧紧腰带,吃把生小米,渴了吃口雪团。我们及时按毛主席的战略决策,硬是凭两条腿,追上了完全美式摩托化的国民党三十五军,这确是一种英雄的壮举。

围而不打

八宝山是新保安的北山,这里居高临下,站在山坡上,新保安城内的敌军活动一目了然。敌人三十五军已被我杨罗耿兵团团团围住,插翅也难逃了。

新保安是平张线上下花园和沙城中间的一个城堡。北依八宝山,南靠洋河,地势低下,城堡象在锅底一样,城墙用砖砌,高约九公尺,相当坚固。城内街道东西长南北窄,住有1000多户人家。铁路在城墙北边,火车站在城的东北角上。

自从赶到新保安那天起,我们几个团的领导同志就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一份份决心书、请战书象雪片似的从斑里、排里、连里、营里飞到团指挥所。请求担任“突击”任务的电话昼夜不停。开始,上级给我们的任务是:坚决围住敌人,不准敌人逃跑,做好攻击准备。可是一天一天过去了,敌人不逃跑,我们也不攻击。一些急性的同志坐不住了,整天跟在我们身后嚷嚷:“天天象猫瞅耗子似的,光看着不叫打,这叫啥仗?”正在这时,曾团长和张复海政委从纵队开会回来了。张政委根据毛主席的战略部署,结合部队的反映,特地在全团连以上干部会议上讲了一次话。他说:“既然抓住了,为什么围而不打呢?就是为了稳住傅作义,死死地拖住他,不让他从海上逃跑,然后就地解决。这个英明决策是毛主席亲手制定的,它的英明之处就在于不到火候不揭锅。”接着,他进一步介绍了对围而不打的意图。大意是,辽沈战役我军胜利之后,傅作义慌了手腿,便在南逃和西窜两条道路上徘徊。不论他南逃还是西窜,对我们今后的战局发展都是不利的。最后有利的就是就地歼灭。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战役一开始,毛主席就命令华北友军首先包围了张家口,从西面抓住了敌人。这样,不仅卡死了傅作义西窜的道路,同时又迫使他调动其基本部队到平绥线上来。经过十几天的作战,友军已歼灭了敌人好几个师。现在我们在新保安包围的三十五军,就是傅作义的嫡系部队,是他的嫡系王牌军,对这个“王牌军”,我们不仅要围住它,不让它跑掉,而且还要消灭它,要完成这个艰巨任务,必须做好充分准备,要抓紧战前的一切时间练兵抢修工事,一定要保证打好这一仗。

根据上级的部署,我们团的攻击目标是城西北角。当时,我军武器装备虽比抗战时期有所好转,但攻城仍主要依靠炸药包开路,于是,我们进行了紧张的爆破准备工作。

首先,集中精力选择突破口。这是一项认真、仔细、准确的工作,关系到总攻发起后,部队能否及时从突破口打进去冲进敌阵,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正在这时,师长赵文进来到我们团。我当时正和曾团长在城西北角观察地形,听说师长来了,非常高兴,我们俩便飞快地往团指挥所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说:“团长,师长亲临我们前沿,说明我们这个地方是关键的关键。”

“是啊,师长的一贯战斗作风,就是哪里最关键,就出现在哪里。”团长说。

我紧跟在团长的后面,还没进门,团长就以尊敬加请教的口气说:“我们预料师长会在这个时刻到我们这里来的。”

“怎么,等着吃现成的呀,你们准备得怎么样?”师长微笑着。还没等我们开口,他又说:“敌人会狗急跳墙的!”他一面说,一面走近墙上挂着的作战地图:“三十五军是傅作义起家的部队,装备精良,又有坚固的城堡,是很狂妄的。但敌人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只要我们选择好突破口,能顺利突破,及时扩大战果,打它个落花流水!”

我们不停地点头,领会了他的意思。

他话停了一下,接着说:“走,到前沿看看去!”

来到城西北方向已挖好的隐蔽观察所,师长接过我手中的望远镜,对着敌城墙上下左右反复地观察。这时,敌人一个劲地打炮,我们望了望头顶上嗖嗖掠过的炮弹,都为师长的安全担心。

突然,有两架敌机在前面的山头上投下几包东西以后,从东边绕过来了。曾团长忙招呼说:“师长,飞机过来了!。”

师长抬头看了看美制的飞机说:“它现在顾不上干涉我们!”他摘下望远镜,坐在一块石头上又说:“它得赶快回去运救急品,因为郭大麻子这会正象热锅上的蚂蚁。”

经过我们和师长一番仔细的观察,突破口最后选择在西北角向东的第一个墩台。

选好突破口后,当天晚上由我带领一营对敌进行火力侦察。

民兵郭计双、刘东水在送伤员返回的途中,发现一个坍塌了半边的地堡里,有几个敌兵。郭计双举起手榴弹,大喝一声:“不准动!”刘东水也端起步枪,厉声喊道:“谁动就打死谁!”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举枪要打,被刘东水“叭”的一枪,结束了性命。剩余的三个吓得立刻跪倒在地,举起双手交了枪。

敌人在我军的严厉打击下,很快就溃乱了,兵无斗志,象一群无头苍蝇四处乱撞,有的躲在房子里、汽车下面负隅顽抗。

这时,城堡四周均被我军突破,清脆的枪炮声,激昂的冲锋号响彻天空,我军象浪潮似的涌进城内,对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了。

我们乘势展开敌前喊话:“缴枪吧,别给蒋介石卖命了!”一部分刚解放的战士也来个现身说法:“兄弟们,我们是几小时前从三十五军过来的,咱们都是穷人,命是自己的,枪是老蒋的,别拼命啦,快投降吧,这边宽待俘虏。”很快,敌人象羊群一样,一群一群都当了俘虏。仅我们团就俘虏1000多。我军经过11个小时的激战,敌人三十五军1个军部、2个整师,共2万余人全部被歼。

这次战斗,我们六十八团俘敌1636人。缴各种炮25门、轻重机枪132挺,长短枪800余支,以及车辆弹药等大批物资。新保安的战场上,鏖战刚息,硝烟还在弥漫。我们打扫完战场向城外撤离时,看见纵队政治部的同志正在给敌三十五军军长郭大麻子的尸体照像,还搞来一个大棺材,埋葬了这个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三十五军被歼灭后,傅作义将军在一次谈话中承认:“严重情况下,用郭景云是用错了人。不如用安春山,安是一个颇有头脑的将才,有智慧有眼光,比麻子强多了。如是安当三十五军军长,三十五军早回到北平了。”

几乎就在打新保安的同时,我华北另一兵团在东北野战军配合下,向张家口敌军的总攻也打响了。经过一场激战,全歼了张家口守敌。

新保安和张家口战役胜利以后,时隔不久,我东北野战军就攻克了天津,全歼了守敌。到这时,傅作义将军才不得不放弃幻想,和我军达成了协议,北平实现了和平解放。到此,平津战役按毛主席的战略决策,取得了完全胜利。

这个胜利确实来之不易,是千百万烈士的鲜血换来的,也是和张家口地区人民的支援分不开的。今天回想起,他们那种英勇不屈,顽强奋战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作者张振川离休前任河北省军区司令员。

一营长刘庆兴是个老同志,在这方面有不少经验。抗日战争时,我和他原来在一个连队,他比我大11岁,无论在年龄还是在打仗上,他都称得上是我的老大哥。他使我最佩服的就是善于动脑筋,点子多,非常沉着。他有一个小旱烟袋,经常掖在腰上,一遇到急事,就掏出来一边抽烟,一边想点子。

这次他接受任务后,为摸清敌人的火力点,想了很多好点子,比如用夜袭的办法,用木棍挑羊皮袄的办法,故意暴露目标等等,引诱敌人暴露火力,查清敌人的防御火力配系,特别注意查清敌在城墙突出部的暗火力点,为我突击开始后提供准确的火力掩护。他边侦察、边判断、边记录。事后证明,一营掌握的敌火力点基本上是准确的。

在此基础上,我们又接着组织爆破队,我和曾团长深人到各连,精心挑选精干的实战经验的爆破手,组成了以二连为主的36人爆破队。爆破队组成届,进行了短促有效的临战演习,二连六班副班长徐学顺,一次又一次地练习在敌火力下通过的动作,并反复地计算接近敌城堡的时间。队员们情绪十分高涨,你挑战,我应战,纷纷表示要在战斗中为人民立功,当爆破英雄。

在爆破队演习的同时,部队热火朝天地挖工事。在敌前搞近迫作业,把战斗交通壕从北山根一直挖过铁路,接近新保安城下

塞外的12月,到处是白茫茫的积雪,气温经常在零下20度。地冻得梆梆硬,镐头刨下去一蹦多高,一镐只能刨拳头大的小窝,刨不上几下,手就被震得生痛。战士们坚定地说:“地再硬,我们的意志比钢铁还硬。”虽然地冻1米多厚,可有的战士1小时就挖1米多。几天的工夫,在我们的阵地前就挖出了并肩能走两个人的交叉交通沟,有的通过了铁路挖到距城墙只有几十米的地方。

纵队首长在检查工事时说:“我们的战士真是了不起,你只要把道理给他讲清楚,他们就能做出天翻地覆的事情。”

穷凶极恶的敌人,不时向我们打炮和搞一些小动作。

当时我们二十三旅六十八团主力集结在新保安以北,八宝山、东黄庄地域。我们团的前进指挥所,设在东黄庄村西侧一个小山洞内。一天中午,我和曾团长刚研究完当晚把交通沟挖过铁路的事情。团长到小洞里边去休息,我和几个同志在洞口外,有的睡觉,有的晒太阳。

这时,孙筱川副政委在前边一个石坎处,喊我:“参谋长,快来看,敌人在向西边兵团指挥所方向打炮。”我一边答应,一边向他站立的地方走去。我刚走到他那里,忽然飞来敌人的一排炮弹,正好落在我们原来坐的地方。我的警卫员小郭同志牺牲了,团长的警卫员还有几个同志负了伤。我从望远镜里,发现新保安西北角城墙垛子上,有许多望远镜反光。孙副政委说:“敌军官在看地形,叫炮干他一锤子!”我说:“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马上便叫人找来团迫击炮连副连长李英同志。我对李英说:“瞄准城西北角那个城墙垛子,回敬他一炮,一定要打在垛子上,不要多,只要一发!”李英不慌不忙,用缴获蒋军的美造迫击炮,瞄了又瞄。他从战士手中接过一发炮弹,送进炮膛,弹头弯曲飘忽而去。一个隐隐的黑点从高空骤下。少顷,火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炮弹正好在城墙垛子上爆炸,顿时掀起一股黑烟。

“打得好!”孙副政委喊了一句。后来查知这发炮弹炸死了三十五军一0一师少将副师长。

突破歼灭

一切都到了瓜熟蒂落的程度。于是,我军于1948年12月22日早晨7时向新保安发起了总攻。

我们选择的城西北角为突破口,是敌一O一师三O三团的防区,敌人防守很严密。我们连续派出的36人爆破队,都是刚一接近敌堡,就遭到敌人暗火力点的袭击。看到英勇的战士一个个倒下去,同志们肺都气炸了。我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沉着地观察着,发现我们倒下去的同志,都是被来自侧面的子弹打倒的。我马上命令火力队的轻重机枪封锁侧面敌人的火力点,同时让一营长刘庆兴继续组织爆破。

这时,我忽然看到冲在最前面的二连六班副班长徐学顺,边跑边拉着了炸药包上的导火索,导火索象燃烧着的鞭炮捻子,在他的腋下散出星星点点的火花。“他要千什么?”我心里一惊,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这时我才明白他在训练时,为什么计算接敌的准确时间。大家都眼睁睁地望着他。开始,敌人的阻击火力打得很猛。可后来突然枪声停了。原来,他们被徐学顺的这种英雄行为惊呆了。敌人预感到末日的来临,扔下机枪,掉头就跑。就在这一瞬间,徐学顺冲到城堡边,把导火索即将燃烧尽的炸药包塞了过去。只见他就地滚进了护城河里。

“轰”地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一团火花冲上半空,原来徐学顺送上去的药包,连同原先的二十几捆炸药包一起爆炸了。我觉得大地猛地颠了起来,一下子把我们颠起老高。

浓烟被风吹散后,前面城堡出现了一个大口子。一连突击队长陈志胜举起大旗,高喊着:“同志们,冲啊!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带领突击队猛虎般朝突破口冲去,到前沿来送信的特务连通信排长邢海珍,也跟着一起冲了上去。

紧接着,我们的部队象一把尖刀,直插突破口。

我这时一心惦记着徐学顺,便急忙打发卫生员找他。原来,徐学顺伤势不重,只是被爆炸声震昏了。战斗结束后,他被评为爆破英雄。1950年,他参加了全国第一次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光荣地见到了毛主席。徐学顺同志,是我们河北子弟兵,后来参加了抗美援朝,曾担任团一级的领导干部。现在河北平泉县离休安度晚年。

二、三营继一营之后,也突进城内,很快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三十五军不愧为傅作义的“王牌”,全部机械化,街道停满了汽车、火炮。但这些东西此时已不能发挥任何作用。我们利用这些隐蔽物,步步向敌人纵深发展。

为了迅速割裂敌纵深防御体系,各个击破,我们让一营利用各种隐蔽物沿大街进攻,从正面吸引敌人。让二营穿插到街道两旁各个小巷,用挖墙凿洞、逐巷逐房跃进的办法,把敌人的防御体系打乱。战斗中,部队打得非常顽强灵巧。二营长张文祥带领四连顺利地捣开敌人两个房院,打掉了敌人一个营部指挥所。战士们精神百倍,越战越勇,西杀东砍,真是勇猛极了。

支前的民兵也个个似小老虎,部队打到哪里,他们就把弹药送到哪里,担架就跟到哪里。真正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在支前的民兵队伍里,有一个最突出的由根据地来的民兵排。这个排在排长王俊生带领下,一直跟随着我军行动。总攻开始前,他们同部队一道,顶着刺骨寒风。在敌火力下修工事、挖战壕。部队突人城堡后,他们胃着敌人密集的炮火,扛着弹药,抬着担架,及时把伤员抢救下来,把弹药补充上去。部队进人巷战时,突然被敌一个暗堡封锁,我们的机枪急需子弹。王俊生听说后,带领几个民兵飞也似的把弹药送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