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来源:历史趣闻2018-11-08责编:ligang人气:1459
字号:小号|大号

从1919年开始,苏联红军在俄国逐渐占据了上风,开始将一度将苏维埃逼向绝境的沙俄与国外势力击退。到了下半年,俄国的临时政府成立,领袖高尔察克,为了能够东山再起,不得不策划一场大撤退。按照当时的原计划,撤退队伍本来只有数十万人的,但是这个工程中,很多畏惧苏维埃政权的沙俄贵族,僧侣,平民等人都加入了进来,到最后队伍就变成了125万人。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不巧的是,大部队在逃亡的过程中遭遇百年不得一见的严寒,这究竟有多可怕呢?据记载,当大部队横跨贝尔加湖冰面时,有一位将军的夫人突然要分娩,将军和几名士兵围成一团为夫人遮挡风雪,结果仅几分钟的时间,他们都被冻成了冰雕。死在贝加尔湖冰面上的人难以计数,来年春天,当冰面融化时,尸体沉到湖底,据说由于水下特殊的自然环境,这些罹难者的面容至今与活人无异。

高尔察克的“俄罗斯临时政府”倒台,是苏维埃政权胜利的一个象征,但对俄国来说,这是一段纠结的历史。不过,相比高尔察克最终被国外势力背叛,惨死荒郊野外而言,另一位苏俄内战的白军主要领导者,安东·伊万诺维奇·邓尼金的结局无疑是要好许多。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1892年,邓尼金从基辅步兵士官学校毕业,随后又在总参谋学院完成深造。1905年,邓尼金参加了日俄战争,1914年7月28日一战爆发时,邓尼金已经成为基辅地区驻军司令,可谓是晋升神速。一战中,邓尼金在沙俄军队中承担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他先负责加利西亚地区战事的指挥,又于1916年指挥俄军第8集团军向罗马尼亚发动进攻。

“二月革命”后,俄国建立了临时政府,一批沙俄军队高级将领站在民族的角度考虑,并不十分仇视这个新政权;相反,他们对临时政府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帮助该政权重建一个的俄国。正如我们之前所提到的高尔察克,他率先宣布支持临时政府,作为俄军之中颇具影响力的统帅,邓尼金也积极响应,出任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最高统帅参谋长、西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司令,并承担了一部分三军总司令的职务。与之相对的是,这些沙俄军队的将领们反而对苏维埃政权非常仇视,例如,当地方苏维埃代表来到高尔察克面前,要求后者公开宣布支持苏维埃政权时,高尔察克鄙夷地说:“这不是你们给我的,我也不能任由你们将它夺走。”他当着苏维埃代表的面,把象征指挥权和身份的镀金格奥尔基佩剑扔进了大海。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话说回来,虽然临时政府承担了不少人的期望,但这个政权的执政能力显然是非常差劲,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临时政府就遭遇了数次信任危机,步兵上将拉夫尔·科尔尼洛夫发动兵变失败,邓尼金遭到牵连,于1917年9月同科尔尼洛夫一同被捕。被释放的科尔尼洛夫心存不甘,对软弱无能的临时政府与无产阶级苏维埃政权都十分不满,他在顿河流域开创了“白色事业”,1918年4月,科尔尼洛夫被手榴弹炸死,邓尼金偷偷地把这名昔日战友的尸体埋葬并继承了他的部队。苏俄军队赶到后,又千方百计地将科尔尼洛夫的尸体挖出并挫骨扬灰。

“十月革命”后的一段时间里,苏俄国内的阶级矛盾到达了一个巅峰,资产阶级、旧贵族、商人、投资者、地主以及部分教师、学生、军官和政客等,都对这个工人阶级政权十分仇视。因此,当邓尼金等人在1918年于乌法设立临时政府时,立刻得到了数以十万计民众的拥护。他们公开反对苏维埃政权把控经济、强制征兵、粮食垄断等行为,11月,高尔察克自封俄罗斯最高执政官,白色政权主要的将领以及多数外国敌对势力纷纷表示支持,在极短的时间内,白军迅速膨胀至15万人。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随着白色政权对苏俄发起声势浩大的进攻,越来越多对苏俄不满的势力趁机作乱,苏俄一度丧失了超过3/4的领土,还陷入了四面受敌的困境。值得一提的是,邓尼金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919年3月4日,高尔察克所部抵达伏尔加河中游地区后同邓尼金部会师,共同向莫斯科发起进攻。在这轮进攻中,白军兵力占优,甚至一度险些突破苏俄军队在莫斯科城外的防线。然而,在苏俄军民不屈不挠的抵抗下,白军最终功败垂成。

1919年7月3日,邓尼金在协约国的支持下卷土重来,企图一鼓作气攻占莫斯科。邓尼金白军一度占领了库尔斯克、沃罗涅日等战略要地,并对莫斯科形成了极大的压迫,然而,在苏俄优势兵力的顽强阻击下,当年12月,邓尼金主力遭到分割,仓皇后撤;次年3月,逃到克里米亚一带的邓尼金将指挥权交给弗兰格尔,不久后便遭伏龙芝歼灭。4月5日,邓尼金逃往英国。

此人极度痛恨苏联,但是德军入侵苏联的时候为何要求参战?

作为反对苏维埃政权力量的领导者,白卫军主要统帅之一,邓尼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称为“国家罪人”。但值得一提的是,当他于1926年移居法国后,正值希特勒与纳粹政权在德国崛起,邓尼金多次发表演说和文章,试图揭穿希特勒的罪行,将其称为“俄国最险恶的敌人”。卫国战争爆发后,邓尼金又以个人名义呼吁全球俄罗斯人团结起来,为民族而战,他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肯定了斯大林对苏联的领导,以及后者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卓越贡献。据说在这段时期,邓尼金曾向斯大林申请以一名普通士兵的身份回国参加战争,遗憾的是,斯大林并没有允许。即便如此,这并不能视为邓尼金与苏联彻底的和解:二战结束后,邓尼金曾多次致信艾森豪威尔,请求他停止将前俄国军官移交苏联。

1947年8月8日,邓尼金病逝于美国,享年75岁。相比高尔察克遭到背叛,最终被弃尸荒野,邓尼金的人生结局可谓是相当圆满了。值得一提的是,到20世纪80年代时,苏联人对邓尼金的历史评价开始松口,文献中甚至还出现了“爱国将领”的字眼;2005年10月,邓尼金以爱国将领的身份被重新安葬在莫斯科,俄罗斯政府为他举办了一场隆重而庄严的葬礼。